妖路芳菲(三)

  上期回顾:息昔在阎王阎小玉那里了解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但却没得正解,离山出走之后又梦见自己上一世的丈夫书生谢行远,点滴记忆全失的她惊慌不已,她感觉宿命又重新向她伸开了魔爪!

  “别总是臭道士臭道士地叫我,虽然我有几天没洗澡,但是……但是我明明是个道姑嘛!我也有名字的,我叫赤槿。”

  灰袍道姑挺了挺胸,示意息昔注意她胸前的沟壑:“而且玄门法术怎么可能那么狠毒?一出这个光圈就魂飞魄散?”

  息昔定睛一瞧,道姑有张精致的面容,之前被宝剑削断了束发的头巾,此时披散着头发,平添了几分秀丽柔和,下巴尖且翘,一双秋水眼含羞带怒,身形修长,和自己一般高。

  赤槿终于脱离了钳制,赶紧取出巨石后的行李就要开溜。

  息昔看见赤槿手中造型如“招魂幡”般的招牌,彻底石化了――这个丫头到底是不是除妖师?!

  竹竿扯起的布幡上用朱笔写着:

  看相算卦,阴宅阳宅

  通灵寻亲,预测性别

  驱鬼除魔

  百年字号,价钱公道

  赤槿看着息昔惊讶的目光,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人是妖,但是可以肯定你很久没有出山了。”

  “如今世道,妖术再强也斗不过人心叵测啊!”

  “厌倦人间喧嚣的妖都归隐山林了,自然用不着除妖师,贪恋红尘的妖为了留在人间,比人类还听话守法,妖族商人交给官府的赋税丰厚而且从不拖欠,那个衙门没得到它们的好处?”

  息昔听闻,惊讶得半天才缓过神来:“那么,如果妖类触犯法令、伤害人类怎么办?”

  赤槿蓦地眼睛一亮:“有这样一个地方,是我们这些同道中人的圣地,它叫做恕空堂,直接受官府委托,专职捉邪妖,然后按照律令施以惩戒。”

  “恕空堂每到秋后就会在民间选拔资质优异的弟子,那真是百里挑一啊。我跋涉千里,就是为了报名参加考试选拔,祖宗保佑,希望我能顺利通过。成为恕空堂的弟子,以后就不用为生计算卦看相,我赤槿要继承父亲遗志,堂堂正正地做一个除妖师!”

  此时息昔的心情跌到谷底,以前的老本行除妖师看来是做不了了,她也没有心思去参加什么恕空堂的选拔考试――她现在连个趁手的兵器都没有!

  看来,一切都得先找到以前的紫电剑。

  入夜,息昔满腹心事呆坐在河畔,看着流水潺潺。

  这一世,她仍旧想做除妖师,可是世间变化太大,她连做除妖师的资格都没有。

  而且,息昔不止一次对自己下过现行咒,可是每次她都是这副人形,她到底是人还是妖?

  如果是人,为什么两百年了,她都没有衰老?

  如果是妖,为什么她可以修炼除妖术,而且不惧怕任何符咒呢?

  息昔苦思冥想不解,终于――睡着了。

  次日醒来,息昔睁开眼,就看到赤槿蹲在一边,像是没睡够的样子,黑着眼圈定定看着她。

  “你说了一晚上的梦话!害得我下半夜都没睡着!”

  两个堆得像座坟头般的鹅卵石“屹立”在赤槿两边,诚实记录着息昔昨晚犯下的“罪行”。

  “你说一次人名,我就放一块石头。”赤槿指着左手边的一堆道,“你叫了‘令狐�’二十八次!”

  而后又腾地站起来,一脚将右边的“坟头”踢翻,怒道:“‘行远’你说了三十一次!”

  未了,赤槿拾起一块鹅卵石,挥舞着胳膊将石块投掷在远处的溪水中:“他们到底谁是你相公?我都懒得记录你叫‘相公’的次数,那些鹅卵石堆起来都可以把溪水截流了!”

  怎么样的思恋,可以让溪水断流?

  “令狐�?行远?”息昔念叨着这两个名字,觉得陌生而又熟悉。

  一个刚认识的丫头让她觉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息昔苦笑一声:“叨扰你一晚,真是抱歉,我有急事要办,告辞。”

  “你告诉我玄狐已离开毋逢山,算是帮我个大忙,昨晚的事情咱们就扯平了。”赤槿大方地摆摆手,“你这是要去那里?”

  “空空山。”

  “那正好,我们可以结伴而行啊。”

  “我要去空空山。”息昔强调道,“你不是说要去参加恕空堂除妖师选拔吗?”

  “咳!你果然很久没出山了。”赤槿很有耐心地解释道,“闻名天下的恕空堂就建在空空山啊。”

  三天后,结伴而行的两人才开始第一桩生意。

  话说两个大腹便便的孕妇骄傲地挺着肚子相约在茶馆里闲聊,被赤槿手中“招魂幡”招牌吸引,将为人母,自然关心未出世孩子的性别,便吩咐店伙计将两人请过来。

  赤槿先是观看两个妇人面相,还询问了丈夫的生辰八字,最后算出圆脸妇人会生男孩,尖下巴妇人肚子里是女孩。

  最后付钱时,两个妇人团结一致,坚持将价格压到五枚银币,毫不妥协地将银币搁在桌子上,自顾自地嗑瓜子,不再理会目瞪口呆可怜的赤槿。

  赤槿的手刚碰到银币,就被一旁默不作声的息昔拦住了。

  “这个钱不能拿,我们走吧。”息昔拉着赤槿的袖子,眨了眨右眼。

  “不是我不想收银币,只是我们修道之人虽然贫寒,但至少都能得到善终,而这两个孩子――唉!”

  息昔缓缓道:“其实两个孩子一身都会平安,只是婚姻上会颇为坎坷。我师妹善于相面,预测胎儿性别,而我则精通姻缘一事。”

  想到孩子以后会在婚姻上栽跟头,妇人哪有不急的,忙着询问有什么挽救的办法。

  “姻缘天注定,除了月下老人,神仙都做不了主,不过呢,孩子们都还没出生,改命的机会还是有的,只要找到了贵人,我自有破解的办法。”息昔故弄玄虚,算是给赤槿刚才的尴尬报仇了,“贵人其实就在眼前。”

  “肯定是道长您了,还请道长您施法帮帮孩子。”

  “我只是云游四方的除妖师,不是什么贵人。”息昔将两个妇人的手搭在一起,“你们就是彼此的贵人。如果你们腹中的胎儿能结为夫妻,就能化解虐缘,结一世佳缘。”

  “道长是说如果我们结为亲家,孩子们就能平安一生?”

  “当然。”息昔从袖中抽出一根红线,“贫道偶得一根月下老人的红线,现在我将它拴在两位夫人的小指头上,两个孩子的姻缘就是天注定,即使相隔天涯海角,终究也能结为夫妻。”

  息昔将红绳一头绑在圆脸妇人左小指,另一头绑在尖下巴妇人右小指,微闭着眼,口中默念有词,过了一会,猛地睁开眼,将两个小指和在一起。

  待息昔挪开手,妇人们小指头的红绳已然消失,只余微红的勒痕,像是红绳钻进了血液里,形成一条无形的牵连。

  太神奇了!妇人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挺着肚子就要拜谢恩人兼媒人。

  “也不知怎么感谢道长,这是我们姐妹的一点心意,还望道长不要嫌弃。”两人将兜中所有的钱币掏出来,凑成五枚金币,恭恭敬敬地奉上。

  赤槿第一次主动背着笨重的行李,跟着息昔走出茶馆。

  出城后不久,天色就暗下来,两人寻了平整的草地一起喝酒。

  在酒精的缓和下,赤槿试探地说:“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月下老人红线,我一直以为只是传说而已。”

  “起初我也不相信红线之说。”息昔坦白道,“这是一个老朋友送给我的,说是这一世,如果我看上了什么人,就把这个线拴上,我们结为夫妻,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你的老朋友是谁啊?她有那么大本事能得到红

线?”

  “她是冥界的王,阎王阎小玉,她给的东西不会有假。”

  赤槿宁愿被雷劈两次,也很难相信阎王的名字会如此秀气,“小玉?”哈哈!她咬住舌头不让自己笑出来。

  息昔摸了摸靴间的宝剑烬炎,它仍旧在沉睡,烬炎和两根红线是阎小玉一同托鬼差送给息昔的,外加一封如何使用红线的信件。

  “阎小玉送给我两根红线,告诉我如果对第一个不满意,可以有一次反悔的机会。”

  “那么你还剩一根?”赤槿觉得红线非常具有诱惑力,如果她有一根红线――嘿嘿!

  “给今天的那对妇人了。”息昔抱过酒坛轻抿一口,“还有一根去年就送人了。”

  “啊。”赤槿很失望,仍旧不死心地追问道,“送给谁了?不知他用了没有?”

  “那根红绳也是我亲手系上的,当初我也不相信是真的,结果山神娘娘和蜘蛛私奔去了昆仑山。”息昔将酒坛递给赤槿,“你在昆仑山遇到雇你来毋逢山除妖的老太婆,她就是以前毋逢山的山神娘娘。”

  “那根红线真厉害!”赤槿惊得酒坛都拿不稳,神仙和妖都抵挡不住,“可是――可是说实在的,我对今天那个尖下巴的妇人没有把握,她可能会生男孩,你这样牵了红线,那以后岂不是,岂不是两个男人在一起?”

  “嗯。”

  息昔两百年没喝过酒,今晚半坛梨花酿她就醉了。

  到了后半夜,息昔终于支撑不住,倒在草地上,半醉半醒之间,有人挪开她手中的酒坛,将她裹在毛毯中,息昔醉得睁不开眼,模模糊糊道了声谢谢,然后沉沉睡去。

  次日醒来时,两人都觉得昏沉沉的,而且舌头发硬,将头埋在溪水里泡了很久才缓过来。

  赤槿抬头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水珠,一股勾魂摄魄的肉香味钻进鼻尖,赤槿吸着鼻子,望见不远处有轻烟升起,和香味同源,不知不觉挪着步子走过去。

  一个布衣书生转动着刚烤好的野鸡,小心翼翼吹气散热,然后扯下鸡翅和鸡腿搁在荷叶上,递给同样目不转睛看着烤鸡的息昔。

  书生很大方地说:“两位姑娘若不嫌弃在下的手艺,今天早饭我请。”

  息昔也不推辞,直接接过荷叶。

  书生望着低头啃鸡翅的息昔,笑意牵动着嘴角,暖声道:“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

  书生听闻眼睛蓦地一亮。

  息昔埋头说道:“你就是前些天去毋逢山拜山神老头的书生。”

  “哦,小生谢行远,你――你可以叫我行远。”书生的脸色暗淡下来,嘴唇嚅动良久,终究没说什么,最后没话找话的问道,“这鸡翅的味道你还喜欢吗?”

  嗯,息昔含含糊糊地应着,继续啃着鸡翅。

  “这只野鸡我是用梧桐木烤制的。”谢行远笑道,“梧桐木最适合做瑶琴,今天我算是‘焚琴煮鹤’了。”

  焚琴煮鹤?息昔觉得这个词很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细想却了无痕迹,反而觉得烦闷起来,嘴里的鸡翅仿佛没有了滋味。

  息昔放下半根鸡翅,拿出手帕擦干净手指,从袖兜里取出一枚银币递给谢行远:“谢谢你。”

  谢行远默然伸出右手接住,息昔将银币放在他手掌的瞬间,食指指腹轻轻划到他的掌心,谢行远身形一颤,右手紧握,像是要留住她手指的温暖。

  “息昔姑娘。”

  息昔停住脚步,不解地问:“一枚银币还不够吗?”

  篝火堆旁的谢行远恢复了他一贯随意爽朗的笑容:“如果下次我们再次相逢,希望你能叫出我的名字。”

  早说嘛,不是向她要银子就成,息昔松了口气:“好啊,你叫谢行远,我记住了。”

  直到息昔和赤槿的身影完全消失,谢行远才坐下啃着剩下的烤鸡,思绪飘回到很久以前的一个下午。

  两人行了约一里路,赤槿问道:“我觉得他人也很好,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冷淡呢?”

  “他是个书生。”息昔想起初见谢行远时,他的竹筐里满是书本和纸砚,“我最讨厌书生了。”

  息昔厌恶秀才,原因她自己都不清楚,就是看见书生模样的人就想远远躲开。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此时息昔和赤槿又累又饿,前方有一株看起来有百年之久的柳树,几个村妇在树下编织芦苇席,手指间芦苇翻飞,嘴巴一刻也不停,家长里短闲聊,偶然抬头看一眼河水里戏水的孩童。

  赤槿行走江湖多年,深知越是穷乡僻壤的地方越信八卦风水,而且即使自己算错了,也绝然不会找麻烦退钱――那时她早就溜掉了,乡下人也没盘缠去城里追她。

  于是她便把行李全扔给息昔,整了整衣冠,煞有气质地将“招魂幡”招牌展开,摇响铜铃。

  很少外地人经过这个村落,二人的道士打扮很快就引起众人注意,一群光溜溜的孩童前呼后拥跟着她们,拍掌用乡音唱着童谣:“芦苇高,芦苇长。芦苇荡边编织忙。编成卷入我行囊,伴我从此去远行。”

  村妇们见是两个年轻的道姑,便请她们坐在刚编好的芦苇席上,奉上清水和刚摘下的莲蓬菱角甜瓜等物。

  七八个妇人将赤槿围在中间,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

  “小师傅,我的死鬼丈夫走了五年,这些天他的兄弟老七说要和我一起养两个儿子,你帮我问问他同意我寡妇再嫁不?”

  赤槿掏出一小把糯米,口中念念有词,片刻后撒在芦苇席上:“你丈夫说了,如果这把米是双数,他就同意你改嫁,如果是单数,你就老老实实守着两个小子过吧。”

  说罢,将糯米收起,当场开始数米:“恭喜恭喜,正好是五十八粒!”

  众人连声祝贺,赤槿也笑得眉飞色舞,趁大家都没注意,偷偷将指缝里的最后一粒米藏在兜里。她连阎王的闺名是阎小玉都不知道,肯定没去过地府,只是她赤槿向来是成人之美,很少乌鸦嘴。再说了,死人怎么能阻挡活人的幸福呢?

  前几个问题还比较靠谱,到了后来,林林总总的奇怪问题令一旁静坐的息昔诧异不已,这才明白为什么赤槿的招牌会写得笼统杂乱。

  赤槿从小随父亲混迹街头巷尾,精通三教九流,什么刁钻问题没听过?她为了赚得去空空山的路费,还帮一户农家的母猪接生过七头小猪崽。今天应付这群村妇当然是轻松自如,竟有一番“舌战群儒”的意境!

  息昔的眼睛越睁越大,拥有两世记忆的她,自愧不如赤槿这番“博学”。

  不负息昔“厚望”,“正经”生意终于上门。

  听闻村里来了道士,村长亲自邀请捉妖。

  此时,她们身处村长家的“花园”中,眼前的花园不见花木,满是金褐色的狗尾巴草。假山都无一幸免,密集的狗尾巴草掩盖住碎石小径,如同一块金褐色的地毯铺满整个花园。

  三天前,这里桃树还结着果子,荷花池里开出了一对并蒂莲,假山上爬满牵牛花,院墙边是栀子花,花园的玫瑰、紫薇、木槿、茉莉、草石竺今年开得最好。可是就在昨晚,这些花木全部消失!

  赤槿搓了搓手心,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息昔你就等着看我赤槿降伏花妖吧!”

  她打开装着狗血的葫芦,对着空中一洒,喝道:“何方妖孽!先尝尝本道的狗血!”

  没有动静。

  “何方妖孽,还不快出来见本道,是不是要尝尝本道的符……”

  赤槿话说一半,顿住了。

  狗尾巴草丛里传来��的脚步声,赤槿拔出祖传的惩邪剑,严阵以待。

  花园深处,一个土褐的身影缓缓走过来,所到之处,齐腰深的金褐色狗尾巴草自行让开道路,又在他身

后合拢,感觉此人是被金褐色的浪尖推行而进。

  这个青年男子不紧不慢地前进,闲适怡然,仿佛他才是这个花园的主人。他的头发短且硬,乍一看还以为是直接剥了刺猬的软甲套在头上。

  “我问你。”穿过狗尾巴草地毯阵的短发青年男子问赤槿,“狗尾巴草是不是花?”

  赤槿怔了怔,道:“当然不是花了,它要是花,就不能叫做狗尾巴草了。”

  青年男子像是听了无数遍这种回答,他略带疲倦地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去问息昔:“狗尾巴草是不是花?”

  息昔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皱着眉头认真想了很久:“我觉得狗尾巴草的确是花,至少,它曾经是花。”

  “……如果没有开花,又怎么会有种子呢?没有种子,这满园的狗尾巴草又从何而来?”

  息昔的话音刚落下,只见金光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钻进青年男子腰间的香囊里。

  “哈哈哈哈――”青年男子狂喜万分,“一百多年了!我狐帏终于功德圆满,位列仙班!”

  这样也能成仙?息昔哑然问道:“你――飞升了?”

  狐帏重重点点头:“芳主说过,只要这人间有一百人亲口说出狗尾巴草也是花,我就是仙界第一个狗尾巴草花神,我辛苦在人间辗转百年,你是第一百个说出这句话的人。”

  “今日结识狗尾花神,实在三生有幸,如今你功德圆满,飞升在即,就把这花园恢复原状吧,我们也好给吴村长一个交代。”息昔回神拱手一拜,将自己能想到的客套话搜刮一遍,再华丽丽地吐出来。

  狐帏挥一挥衣袖,带走满园的狗尾巴草。

  “今日我就破例一次,饶过他们。”狐帏历时百年,终于达成愿望,心情大好,他看着息昔夕阳下的侧影,有些恍惚地说道,“息姑娘和我们群芳司芳主倒是有些神似。”

  “哦?”息昔暗喜,理了理额前散乱的发丝,谦虚道,“我怎么能和掌管百花芳主相比呢,她是能让百花折服的仙子,必然是天界最美的女子吧。”

  “现任的芳主是男仙,不是仙子。”狐帏开始滔滔不绝地八卦起来。

  三百年前,前任芳主放弃仙籍,只为与一凡人男子白头偕老。群芳司芳主之位空缺,百位花仙内部矛盾重重,一直推举不出新芳主,她们又不服从群芳司以外的神仙管束,所以芳主之位轮空了整整一百年。

  后来有位功勋卓著的战神自请做芳主,他法力高强,在飞升前曾经以己之力,除掉在凡妖两界兴风作浪的恶龙族。他突然“弃武从文”,好好的战神不做,愿意舍弃战剑,拿起轻飘飘的花锄。

  天帝正愁没人管理群芳司,自然不会反对。群芳觉得他在天界有足够威慑力,是个好靠山。他的原身是白狐,相貌姣好,许多花仙子看见了都会神魂颠倒,如何不服?而且群芳司从来没有男仙做过芳主,觉得很新鲜,便一致通过他登上芳主之位。

  提起芳主,狐帏满是敬仰之情:“其实我以前没有姓氏,只有一个名字‘帏’,后来为了感激芳主接纳我为花神,我取了芳主姓名的一个‘狐’字,称自己为‘狐帏’。”

  息昔悟道:“原来你们芳主姓‘狐’啊。”

  “我怎么能跟芳主相提并论?不敢和他同姓啊!”狐帏摇摇头,“我们芳主复姓‘令狐’,单名一个‘�’字。”

  息昔双手一颤,喃喃自语道:“他就是令狐�?”

  息昔是第二次听到“令狐�”这个名字,赤槿曾经说她做梦时反复念叨过,今日却听新晋的狗尾巴花神说这是群芳司芳主的名讳。

  这时花园中的池塘澹澹生烟,空中彩云翻飞,隐隐觉得有乐曲和着一阵芳香飘来。一粉一红两个影子从云端纷纷而来。

  为首的男仙穿着纯白色长袍,外罩淡粉色细纱,丰神俊朗,表情淡然,他双手递过一卷书轴给狐帏:“恭喜狐帏入主群芳司一百零一位花神之位!芳主命我和蔷薇君来人界接引狗尾草花神归位。”

  狐帏恭敬弯腰接过书轴:“多谢芳主,多谢二位仙友。”

  趁此时机,息昔拉着傻眼的赤槿落荒而逃,也没顾得向吴村长讨要剩下的酬金。

  三位仙人到了群芳司,九十八位花神在议事厅静候,半盏茶时间后,门口的仙童朗声道:“芳主驾到!诸位花神行礼!”

  芳主令狐�缓步走向主位,一身简单的墨色长袍没有任何纹饰,腰间习惯性地佩着一柄长剑,乍看去,他的面容在一百位花神中谈不上惊艳,却有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神色,单是“美丽”二字形容他的容颜都感觉是亵渎。

  “狗尾草花神狐帏,拜见芳主,见过诸位花神。”狐帏打开香囊,纯白无瑕的曼珠罗华冉冉升起,在殿中央上空飞速旋转,记录百年多来一百个凡人认为狗尾巴草也是花的情形逐一重现在众仙面前。

  画面一:一个村妇说:“狗尾巴草当然是花!想当年我还是黄花大闺女的时候,宝娃他爸在麦田里送给我一大束狗尾巴草,说是鲜花赠美人,那年冬天我就做了他的新娘。”

  画面十八:老人抚了抚胡须道:“我自幼双目失明,没有亲眼见过狗尾草,不过根据你的描述,老朽肯定狗尾草就是花。”

  不知不觉,到了画面一百:

  某个满是金褐色狗尾巴草的花园,穿着淡青色道袍的女子折了根狗尾巴草在手:“我觉得狗尾巴草的确是花,至少,它曾经是花。”

  “哦。”狐帏充满期待地问道,“姑娘为何这般认为?”

  “很简单啊,如果没有开花,又怎么会有种子呢?没有种子,这满园的狗尾巴草又从何而来?”

  一百个画面回放完毕,众花神心服口服,纷纷起立恭贺狐帏。

  谁都没有注意到,刚才还闲适地斜靠在宝座上的芳主令狐�见到画中女子的瞬间,平静似湖水的眼眸顷刻间变成巨浪滔天的汪洋。几次启唇欲言,右手倏地紧握住腰间的剑柄,面色几经变化,最终海浪渐渐平息,沉淀为深不可测的潭水,只余一丝难以察觉的悲戚和落寞,清风般抚过水面,但不再有任何涟漪回应。

  一万年前,令狐�还是青丘山千万狐族中一只毫不起眼的二尾白狐,他安静而孤僻,自从化为人形后就独自在落雁潭中的小岛修炼。

  拂晓时分,天上划过一颗流星般闪亮却又无形无质的透明状物事,轻盈如雪花,它随风飘摇,恰好落在令狐�头顶的灵珠之上。

  “咦。”令狐�睁开眼睛,取过灵珠瞧去,只见一枚珍珠大小的物事贴在灵珠之上咕噜地滑动,还变化着各种形状,煞是可爱。

  一千年后的月圆之夜,令狐�已经是十四五岁少年模样,面色苍白,身材瘦弱,他吐出灵珠,神情暗淡,对着附在灵珠上的小珠儿说:“一千年了,哥哥修炼到了五尾,而我还是老样子,长老们说你以我的灵力为食,如果还将你留在灵珠上,我肯定一无所成,还可能会魂飞魄散。

  这样好不好,哥哥说长老祠里有一个泉眼,吸收天地灵气,是冶炼法宝的地方。他把你放在泉眼中心,每日吸收的灵力肯定比我强,这样你我的修行都能长进。而且每到月缺之夜,我都可以去看你。”

  小珠儿很不情愿地在灵珠上滚了几圈,最后还是落到令狐�的掌心。

  “交给我吧,十五天后你还可以去长老祠看它。”旁边穿着绯红长袍的少年淡淡说道。

  “我早就警告过你,所谓玩物丧志,这个东西虽然不是邪物,但对修行不利,妄自荒废千年时光。”令狐卫原身是火狐狸,看到弟弟法力毫无进展,无数次来落雁潭劝令狐�扔掉来历不明的小珠儿,最后协商找到了这个折中的办法。

  千年来,令狐�第一次独坐在黑曜石上修行,月华依旧,可是他觉得心烦意乱,那个小珠儿像是长在脑子里,将他的思绪打了个解不开的死结。

  天一亮令狐�就偷偷溜进长老祠,却发现泉眼空空如也,泉水清澈见底,只有几株半透明的龙须草。

  “你太让我失望了。”泉水边令狐卫恨铁不成钢,细长的眼眸闪过一丝狠戾,“我昨晚将它扔到西边的黑沼泽里,现在已经变成黑水玄蛇的美餐了,事到如今,你还不死心吗?”

  令狐�听闻,发出一声轻叱,化为原形奔向黑沼泽。

  二个时辰后,他衔着锦囊从黑沼泽一跃而起!

  上岸后,锦囊自燃,顷刻间化为青烟,小珠儿蓦地光芒巨盛,令狐�不由得闭上眼睛。

  待他睁开双眼,一只小玄狐在草地上滚了几圈,学着他的样子蜷着身体,黑亮的尾巴在空中晃晃悠悠,戏弄着几只白粉蝶。

  二百年后,青丘山,落雁潭。

  “这个名字也不行吗?”令狐�用毛笔蘸着清水在黑曜石上写下他想到的第五十七个名字。

  “不好。”玄狐扫了一眼,无精打采地摇摇头,第三十九次提议道:“我和你一样就叫��吧。”

  “不行。”令狐�第三十九次拒绝了,看着玄狐颓废的样子,心中隐隐有些不忍。

  两人又陷入沉默,令狐�突然道:“你真的愿意叫��?”

  “嗯,我就喜欢这个名字。”玄狐舔了舔令狐�拿毛笔的手,她刚刚化成人形,还没改掉老习惯。

  “你――”令狐�身体一颤,提笔在在黑曜石写下“息昔”两个字,“这两个字的读音和‘��’一样。‘息’是停止的意思,‘昔’指的是过去,‘息昔’二字合在一起就是停止过去,我不知道你从天上掉下来之前有什么样的过往,但是这些都无所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息昔你说是不是?”

  息昔似懂非懂地笑了,她拿过毛笔,照葫芦画瓢,歪歪扭扭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一万年后,天界群芳司。

  芳主令狐�站在空无一人的议事厅回忆往事,喃喃自语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息昔你说是不是?”

  子夜,无量山。

  下期预告:

  令狐�望着息昔颤动的睫毛,隐忍许久的情感趁着瞬间的心动钻出来,“我一直都是令狐�。”

  尽管过了两世,尽管你早已不记得我,但我还是想要来见你一面,哪怕我们早已经隔着前世今生的距离。


相关文章

  • "IQ84"式爱情

    1.紧握半本<IQ84>的失恋女 如果让莫芳菲选择,她人生的三大爱好一定是:逛街.逛街.逛街!作为忠实跟班和准男友,丁磊责无旁贷,每逢双休日就自动变身人肉提款机和拎包菲佣,不顾自己一双平足,走得筋断魂散也要博美女一笑. 两个月考察期下来,自信小子丁磊暗中偷喜:只差最后一厘米,我就能攻克莫 ...

  • 芳菲四月,念着关于你的诗篇

    芳菲四月,郁金香最美的时刻,那怒放的张扬,姹紫嫣红,万种风情,那满眼柔和的色调,淡淡的色彩,似爱的永远,如悠悠的相思.天幽蓝幽蓝的,有云彩轻飘过:看着盛开的郁金香,放飞自己内心的梦想和情感,那一片美丽的云彩,从头顶飘过,留下醉人的思念.题记 听,忧伤旋律,写,落寞文字,似乎已成了一种长久的习惯. 一 ...

  • 胡俐君[百般红紫斗芳菲]

    百般红紫斗芳菲 --艺术节美术作品参观记 作者:胡俐君 乘着四月迷人的芳菲,迎着五月绚丽的踏歌,第11届文轩杯顺庆区中小学幼儿艺术节师生美术作品展在日丽景明的北湖公园拉开了帷幕. 今天上午,我怀着对美术的热爱与执著,妈妈带着对自己女儿作品的期待,我们携手来到北湖展区. 在三原实验学校展区,各种蛴蟆灯 ...

  • 墨香诗苑 | 又是一年春到,临江旖旎芳菲

    [临江仙][格三]龙榆生词谱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平平仄仄,中仄仄平平.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平平仄仄,中仄仄平平. [临江仙-又一年] 文/梅易 又是一年春到了,芳菲开满人间. 蜂须蝶翅不清闲. 东风行自在,绿水上云端. 有个人儿曾远 ...

  • 人间四月芳菲天

    不知不觉间,四月轻盈的脚步已经踩响了青石板的悠远,湿滑的春雨绵绵的随风飘拂,散落在山茶花绯红的花瓣上湮成了雨雾中的花鸟画. 窗外,河边,垂柳轻扬,细枝儿摇曳出的仍然是那幅蒙蒙的图景,空气中氤氲着一股薄薄的味道--青草的抑或是柳叶的.从柳叶端上滴落的雨点敲打着湖面,柔和的小圆晕弥散着扩展着,碰撞着,挤 ...

  • 芳菲的四月

    四月天 窗外传来嘈杂的汽车鸣声,此起彼伏,断断续续--办公室里穿一件衣服还是隐隐有些冷,以至于不得不穿上一件外套,让人暂时忘记了外面阳光明媚的春天.甩干机轻微的嗡嗡声中,偶尔传来翻动书页的声音,轻轻敲打键盘的声音,或是笔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一声清脆,时间在这里被拉的缓慢而悠长,在时间与时间的缝隙中,四月 ...

  •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的诗,完成下列各题.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1)下列可作为这首诗标题的一项是( )A.晚春B.初夏C.晚秋D.初冬(2)这首诗的语言有什么特点?请结合诗句进行分析.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五(1)翁柳娣诗歌广播稿

    敬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上午好! 我是五(1)班的播音员黄鹭洋.今天,我随着翁老师一起走进了<古诗欣赏驿站>.人间四月天,清丽典雅,让你尽展笑颜.春风清拂盈盈的心事,流水静听心灵的声音,四月的天空韵染了芳菲的故事.下面请欣赏: 大林寺桃花 唐代(白居易)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 ...

  • 心有千千结,却报芳菲歇

    无语独倚高楼,观满天细雨纷飞,杨柳堆烟,轻寒微裹,闲愁未减. 看美丽凋零,任寂寥滋长,惆怅溢满心. 正值初夏,却叹人间四月芳菲尽,无计可留春. 听雨声簌簌,将情思细捻,幽幽抚瑶琴.卧听落叶呻吟,惊枯枝轻断,葬花冢前,空灵飘缈,幽怨婉转,凄凄切切,谁赋新曲诉离别?谁叫韶华染红尘? 几许深情,凡多柔情, ...

  • 人间四月芳菲尽,岁月静好!

    来源于今日读诗 我说小稚菊都闭上了昏昏欲睡的眼睛 你说夜来香又开放了层层迭迭的心 我说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暮春 你说这是一个诱人沉醉的黄昏 --舒婷 我们都是看风景的人,而风景亦为人等候. 我们来到了春天的末尾,春天就在那里.天空飘着柳絮,山和水,亦从不曾各自迁徙. 风,没有任何的叫喊,只是无声地抚摸 ...

联系我们: webmaster# 5330.net.cn